幸运飞艇登录平台

简体 | EN

鸿达兴业董事长周奕丰:推进能源革命 为高质量发展 提供动力支撑

2020-12-21 10:45:46


     “推进能源革命”“推动能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利用”“保障能源和战略性矿产资源安全”……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多次提到“能源”,主要聚焦在安全和清洁两个方面。进入新发展阶段,贯彻新发展理念,构建新发展格局,在能源领域要牢牢坚持绿色发展,深入推进能源革命,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动力支撑。


        氢能来源广泛、安全可控、高效灵活、低碳环保,被誉为21世纪最理想的清洁能源


       伴随经济快速发展,我国原油对外依存严重。数据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,中国原油进口量较去年大幅增长,突破了有记录以来原油进口的纪录。虽然全球原油市场出现油价下行态势,但我国的传统能源安全仍然受制于国际市场变化,要想从根本上筑牢我国能源“安全阀”,必须寻找原油的替代能源。在目前已知的能源结构中,氢能具有来源广泛、安全可控、高效灵活、低碳环保等多种优势,可以同时满足资源、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要求,被誉为21世纪最理想的清洁能源。氢的基础能量密度是汽油的3.41倍、天然气的3.66倍,在供热、交通、工业以及发电等多种领域可发挥燃料、原料用途。


       氢能产业链主要包括制氢、储氢、运氢和用氢。从制氢来说,氢源十分广泛,特别是电解水制氢、电解盐水制氢、煤制氢、天然气制氢等技术突飞猛进,而不另外产生碳排放的工业副产氢——氯碱制氢、丙烷脱氢、乙烷裂解等技术也逐渐成熟,制氢手段的多样化让氢能大规模应用成为可能。氢能使用对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意义重大,一旦实现市场化,用氢成本可控,可以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、生态效益的多赢。推动我国能源革命实现重大突破,让绿色生活方式蔚然成风,完成我国对国际社会的碳排放承诺,应优先发展氢能源,建设氢能社会。这也是实现能源独立自主的现实需要。


       氢能源已被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,成为我国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


       国际上,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已经在氢能领域率先开发、优先布局。这是一场未来能源的“帕累托演进”式革命。全球氢能竞争一触即发,谁能抢占先机,谁就能在竞争中赢得主动。数据显示,目前国际制氢年产量6300万吨左右,中国每年产氢约2200万吨,占世界氢产量的三分之一,成为世界第一产氢大国,中国在氢能运用方面的市场潜力巨大。我国氢能应用的第一场景是氢能源汽车,而中国在燃料电池发动机关键技术方面,一直处于全球领先水平。一旦中国在氢能源汽车研发、运用和加氢站等基础设施方面达到一定程度,中国氢能市场将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。伴随中国氢能社会的阶段性建成,中国氢能源汽车极有可能在国际竞争中占据重要地位,并且通过高质量发展实现高价值出口。


       目前,我国在氢能液氢生产、储运技术、氢气压缩机、加氢机技术等领域,技术相对还比较薄弱。推动氢能源高质量发展,要着力实现关键技术特别是“卡脖子”核心技术的突破和产能提升。氢能源已被国家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,成为我国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今年4月,财政部、工信部、科技部和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明确提出要争取通过4年时间,建立氢能和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链。在全球氢能革命浪潮中,我国必须加大改革力度,因地制宜开展氢能技术应用,推动相关制氢、储运等技术的突破和示范应用。通过能源革命推动我国能源转型,优化能源结构,挖掘能源自主能力,稳步推进氢能社会建设。


       筑牢我国能源安全防线,推动氢能发展,建成氢能社会,广东具有比较优势


       一是在政策层面对氢能产业发展高度重视,去年,广东就编制了《广东省氢能燃料电池汽车标准体系与规划路线图》,前不久又出台了《广东省加快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实施方案》,广东对氢能产业发展的政策支持力度前所未有;二是广东在氢能领域布局早,自2015年起便开始布局氢能产业,打造了中国领先的氢能产业链;三是粤港澳大湾区具备强大的制造业基础特别是汽车产业基础,能够有效带动氢能产业发展;四是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有助于广东相关城市优化分工,分别形成技术中心、产业中心、设备中心、应用中心等不同场景,打造氢能领域的不同比较优势;五是广东在氢能发展方面具有市场基础、人才基础和改革基础,这是广东能够在全国氢能革命中争当排头兵的关键。


      以氢能源为代表的能源革命方兴未艾,参与全球未来能源竞争已经箭在弦上。期待氢能源革命的创新和落地,成为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。


      作者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博士、广东地球土壤研究院院长 周奕丰 (转载自南方日报)